fbpx

Italy and China manufacturing have a high degree of overlap, 60%. What to do?

During the China International Import Expo 2019 in Shanghai, I talked about the Italy and China trade relationship on Caixin one of the leading media in China. Here are my key points for the interview:

1) Although Italy and China manufacturing overlap with a high degree of 60%, more cooperation of the complementary 40% will bring opportunities in trade;

2) Chinese companies should do more greenfield investment in Italy to balance the nature of investment flows, which is skewed too much towards M&A.

3) Focus on cross-cultural exchanges. Language and cultural barrier causes cognitive barriers between Italy and China which then lead to missing business opportunities. More knowledge means lower risks and higher propensity to invest. After all, Italia and Chinese culture are very similar, especially with Southern Italy (Trust me on this!)

财新文章全文:

随着中国企业不断转型升级,意大利经济发展部前副部长杰拉奇认为,意大利企业需要快速行动起来,加速覆盖与中国企业互补的市场,以免被赶超。

  【财新网】(记者 张而弛 何书静)“中国正加速进入更多领域,如果意大利企业想要在中国卖产品,现在就要行动起来,这个时间窗口不会一直在那里。”11月6日,甫卸任意大利经济发展部副部长、曾作为中意政府间合作意方主要牵头人的杰拉奇(Michele Geraci)在进博会现场接受财新记者专访时表示。

  经济学家出身的杰拉奇表示,目前,中国与意大利有约62%的产品是高度重合的,会在市场上构成竞争。随着中国企业不断转型升级,他呼吁意大利企业要聚焦在那尚未重叠的38%产品上,加速覆盖这些领域的中国市场,实现双方互补。

“如果要接触,那就越早越好。否则,这个(处于竞争态势的)62%就会变成65%,甚至70%。”他表示,“如果意大利公司能够进入这块互补的市场,那对我们来说,就像天堂一般。”

  杰拉奇拥有丰富的中国生活和工作经验,曾在浙江大学与宁波诺丁汉大学任教。

  2018年6月,杰拉奇被任命为意大利经济发展部副部长,在任期间曾领导意大利经济发展部的“中国特别工作组”,牵头意大利与中国的商贸合作,并力推意大利于今年3月成为首个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倡议谅解备忘录的G7国家(详见财新网报道“意大利副经长:和中国签一带一路备忘录不是地缘政治行为”)。

  不过,今年8月,意大利政局发生重大变化。原副总理兼内政部长、联盟党党首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宣布,联盟党和五星运动党的联合执政已名存实亡,并提出了对总理孔特的不信任动议,要求提前举行大选。

但到8月28日,五星运动党与中间偏左的民主党达成协议,组成了新一届联合政府。随之,萨尔维尼带领的联盟党则由执政党变为在野党(详见财新网报道“意大利组成新政府暂免重新大选 激进反欧盟派转入在野”)。由联盟党提名的杰拉奇也在这一轮政府重组中退出了意大利政府。

  在本届进博会,意大利外长、五星运动党主席迪马约(Luigi Di Maio)带团来到中国,与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见面。在会谈中,迪马约表示,意方愿为中国企业在欧投资合作提供开放、公平、非歧视性环境,将继续为促进欧中关系健康发展发挥积极作用。

  意大利是本届进博会的15个主宾国之一,迪马约还与王毅共同参观了上海的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

  杰拉奇有点担心,在他离开政府之后,中意两国加强联系的努力会遭到废弛。

  他举例,2019年上半年,意大利对中国的出口同比出现下滑,从去年同期的78亿欧元下降至今年的76.9亿欧元。“我们应当增长10%的,”他遗憾地表示。

  他观察称,说服意大利企业到中国来需要时间,因为相比起机会,企业更关注风险,“它们总是会问,政府是否会保护我们?意大利政府是否还感兴趣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关系?”杰拉奇表示,由于意大利近来的政局变动,意大利企业感受到了更大的不确定性。

  意大利企业进入中国,还需面对中意两国人民对对方的不了解。

他说,中国民众普遍不了解,意大利对中国出口的产品中约30%是工业机械产品,比如农业设备。而意大利方面偶尔也会对中国文化陷入误读,造成事与愿违的结果。

  在本届进博会中,意大利奢侈品牌杜嘉班纳(Dolce & Gabbana)搭建了一个巨大而华丽的展台,希望重建与中国市场的关系。

  2018年11月,杜嘉班纳曾因一支广告及后续的公司回应被一些网民贴上了“辱华”标签,最后被迫取消了原定在上海举办的时装大秀。

  杰拉奇认为,语言不通使中国和意大利存在认知障碍,双方都从第三方获取对彼此的信息。但其中一些信息是错误的,难免会产生误会。

  但他认为,中国与意大利的文化其实非常相近,比如家庭观念、对长辈的尊重等,这甚至比意大利与德国文化的相似度还高。

  “意大利企业需要更多地学习,知道如何适应中国文化。中国顾客有理由为他们的国家和产品感到骄傲。我对意大利企业的建议是,用高品质去争取中国的中产阶级,而不要打价格战。”

对于中国企业,他则建议,应在意大利做更多绿地投资,如果中国企业能在意大利开设工厂,雇佣本地员工,将对双边关系的提升有重大帮助。

Follow and like us:
0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Facebook
LinkedIn
YouTube